康熙五十七年六月初二日
朱批:朕安。尔虽无知小儿,但所关非细,念尔父出力年久,故特恩至此。虽不管地方之事,亦可以所闻大小事,照尔父密密奏闻,是非与朕自有洞鉴。就是笑话也罢,叫老主子笑笑也好。

泪嗑

评论(9)
热度(46)

© 离也行行 | Powered by LOFTER